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白逸随口说道,他并不介意这俩人不认识自己,毕竟不认识自己的人多了,万一他俩强东呢。

    只是,那两个倒霉的家伙可不是这么想的,他们听到白逸说没事儿的时候,整个人哆嗦的更厉害了!

    “白爷,我们错了,别杀我们啊!”

    “饶命!”

    白逸:( ̄ェ ̄;)

    他有些莞尔,眼前快要跪下的这俩傻叉,真以为自己是杀人狂?

    白逸再怎么杀人,好像也从没主动杀过不去惹他的人吧。

    当然,打地盘不算。

    于是白逸挥挥手。

    “你俩在哪儿上班的,赶紧去工作吧。”

    “网吧,我俩签在了长虹网吧,金源路的!”

    “嗯嗯嗯,有空我去玩,赶紧走吧,别特么尿裤子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白逸将两人赶走,两人立马好像逃难一样踉跄着跑远了,看着他们的样子,白逸突然有点儿寂寥,自己就这么吓人么?

    不过一想自己当着他们这群新人的面宰了上百个人,白逸释然了,活在鲁国的他们,能见到的最邪恶的杀人犯,估计也就杀不到三十人吧。

    回想起自己记忆里生活在鲁国时的故事,白逸记得他小时候,这具身体的妈妈总拿一个家伙来吓唬他。

    那人叫什么屠戮者,好像是个连续毁掉十六个家庭,分尸整整四十七人的杀人狂魔。

    那时候有传言他吃人心肝,还喜欢肢解小孩儿。

    不过等白逸当上警察后,刚来十三区的时候,十三区的警察同事为了吓唬他,给他讲过那杀人狂的事。

    那家伙到十三区不过两天,就被当时西北区一个酒保宰了,好像是因为他喝酒没给钱。

    看,能活在十三区里的,未必全是心狠手辣的家伙,果断才是十三区生存的本质,无论你要做什么,一定要快,比别人快的那个,一般都能活到最后。

    这仿佛成了人生的真理,游得最快的蝌蚪才能获得生命,出手更快的牛仔能获得枪战的胜利。

    当然,那啥更快的人,只会让女人翻白眼儿,一边翻还一边鄙视你,这就不为外人道了。

    总之,白逸知道自己在新人眼中,绝对比最狠辣的杀人狂还要疯狂,他们怕自己,很合理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不会怕上很久,白逸有信心让他们的畏惧转变成尊敬与信任。

    按照十三区的惯例,新人们逐渐会被老人干掉一大批,从监狱里骤然获得自由,会让新人中的一部分变得放肆。

    还有一部分新人会滋生出不该有的野心。

    这种人如果成功了,就是十三区的励志新闻,能上晚八点黄金档的新闻频道,白逸刚穿越时,反杀警察局之后,上的就是这一档新闻。

    而他们失败的话,不消几天就会被遗忘。

    但至少他们是比较有胆子的一批。

    剩下的,有一部分会选择自杀,这是难以避免的,十三区终究没有法律,哪怕白逸再如何插手,他也不可能二十四小时盯着一切,总会有人在夜晚被抢走辛苦赚来的金钱,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会让他们失去希望。

    就像被白逸夺舍的自杀者一样。

    剩下的新人,则会慢慢苟活在十三区,小心的保护自己,熟悉这里的一切,然后逐渐融入这里,从被欺负的人,混成欺负人的人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不需要太久,一年也就差不多了,十三区内的老人从来都是弱势群体,不需要有更多新人出现,等现在的新人们成长之后,就会自发懂得将气发泄在老人身上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心里依然有着善良的人,便已是有了金子般的心灵,如白逸这类大佬会将他们挑出来,安排到各个公共岗位上去。

    如医院,银行,车站等等,就像楚路,他能拥有车站里的工作,就代表他已经经过了这种筛选,是各位大佬或者头马心中可以寄托并给予部分信任的人。

    十三区对新人来说,始终是一张巨大的筛网,顽石终将被筛网剔除,真正支撑十三区这颗参天巨木的,永远还是淤泥中那金子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也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,十三区里你不是好人,我也不是好人,但矮子里拔大个中拔出来的好人,居然给人感觉比十三区之外的好人要强大得多。

    每一个从十三区里筛选出来的家伙,一旦让他们离开十三区,他们个个都称得上是虎入羊群。

    比如楚路,将他放在鲁国十年,白逸怀疑他能干上参议员。

    比如红姐,不说她那一手魅惑,单凭她说放手就放手的果决,至少也能混成一州之地的大姐大。

    比如楚老爹,他虽然只是个厨子,但给他两把家伙,他能和两队以上的警察搞一出巷战,最后赢的还有可能是他。

    至于白逸……。

    刚刚在电梯里,那两人对白逸说十三区不是家时,白逸那久不动摇的心灵还是稍有停顿,仿佛是自杀的那个被夺舍的灵魂作祟,白逸突然想回家看看。

    虽然他恐怕都没有家了。

    而且,鲁国此时装不下他!

    白逸能想到,自己如果回到鲁国社会里,那他必须要注意法律,至少也要在明面上拥护法律,遇到该杀的人,他还得花费手段去遮掩和毁灭证据。

    这太麻烦了好么,白逸已经习惯想杀就杀的生活了,如果一个人只是抱着杀人的念头去杀人,那他或许会失去方向。

    但当白逸抱着每杀一人,便毁灭一份罪恶的心思去杀人时,他却只认为这很干脆,甚至称得上伟大。

    这样想来,白逸还真是最适合致命守护者系统的家伙,长期躺卧病床的他,从小时起,就和病魔做着抗争,这种抗争让他愈发坚毅的同时,更让他没什么机会树立道德观和人生观。

    而穿越到十三区之后,道德观与人生观完满的他,终于称得上完整了。

    这种畸形的命运让他有着矛盾却让人瞩目的性格,他乐观,积极,言辞爽直,毫无畏惧的同时,却又从不觉得取人性命有多坏,更不觉得偷袭或失败值得羞耻,他杀人无两,出手果决,没有规矩,却有底线。

    他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人,系统也因此选择了他,也许这就是天意?

    无数纷乱的思绪从白逸脑海里闪过,他恍惚的摇了摇头,眼前的画面愈加清晰,白逸居然看见那位给他戒指的老人正站在他左前方不远处!

    老人的出现让他一愣,白逸赶紧朝那儿快走两步,可他一动身,老人却猛的消失了,白逸脑海里则不断回荡着老人的话。

    “刚刚让你思索的,全是你人生的拐点,你不是傻子,想必你已经更加清楚自己的前路了,对么?”

    声音散去,白逸呆滞片刻,他郁闷的揉了揉额头。

    四周的市民正疑惑的看着白逸,有人试探着对白逸问道。

    “白爷,您这是咋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老子都特么快要饿晕了!”

    白逸简单回一声,直接走向老妈妈快餐厅,从他迈出下一步开始,脑海里再也不曾闪过方才那无数乱七八糟的思绪了。

    他已经过了需要探索自己并决定未来的时候,现在他要做的,就是顺着自己的初心不断前进下去。

    至于他的初心是什么?

    不要再让自己有任何一刻的软弱,更不要让有任何一点软弱的可能!

    他要变强,变得最强!

章节目录

我真是个王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雨露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尹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尹卝并收藏我真是个王者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