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说道这里,我猛然想起,原来曾经,我看过这个故事,只不过忘了在哪里。于是乎,我朝他摆了摆手,示意他不必再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这个故事,是不是终身不笑者的故事吧。”我淡淡地望了他一眼,视线并没有在他的脸上停留过久。

    男人有些诧异,似乎是没想到我会听过这个故事,摸了摸下巴,饶有兴致地朝我问道:“哦?你听过?”

    我向他点了点头,思索片刻,回答道:“因为这个故事的结尾,有句话我一直记得。”

    其实在我的印象中,这个故事挺长的,所以我只记得个大概。但是这句话最后反映的,却是一句意味深长的话,也是一件难得的人生哲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忽然模仿起故事最后,那个远处对主人公悠悠道来的声音:“你只能烦恼了,失去了的,要想得到它,那谈何容易啊!谈何容易啊!”

    男人“噗嗤”一声笑出声来,忽然间伸出手在我脑门轻轻弹了一下。我刚沉浸在那个故事里,就被他这么弹了下脑门,有些没回过神(www.shubao2.cc)来,直到脑门上的那阵轻轻的痛感逐渐消散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是失去了什么,才会这么烦恼呢?”男人的一句话,忽然让我意识到,原来他给我讲这个故事,是有他的深意的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又立马摇了摇头:“忽然觉得,人们常说,失去一样东西,就会拥有一样别的东西。我失去了却一无所获,是不是意味着我从未拥有过?”

    语毕,我又自嘲地笑了笑。有些话,也许只能对陌生人说出口吧。总有那么些事情,你无法对身边亲近的人说,却能对一个陌生人轻而易举地说出口。

    因为过了那一刻,也许别人不会再记得,而你也不会时常想起。你不会在意对方会不会放在心上,你只是把它说出来了,心情得到了片刻的舒缓。

    “其实,我失去的可多了,有好几个同学离我而去,我想替他们报仇,可是我,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如何报仇?”

    “杀人偿命,我要让他们终身监禁!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对方是什么人,是什么背景,冲着谁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知道你说的是谁。”说道这里,男人忽然叹了一口气,望着我的眼神(www.shubao2.cc)发生了片刻的变化。

    接着,他又继续说道:“曹小乐,余晓施,还有陈漫,沙林高中,高三十班的三位学生。这几起案子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,怕是呆在沙林的人,都看过这几期新闻吧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又想伸出手弹我的脑门,却被我一下子给躲开了。我侧过脑袋,瞥了他一眼,刚想说话,谁知道又被他给打断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网上的人是怎么说这起案子的吗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我哪有时间去上网,我现在恨不得自己把公安局的那几起档案翻个遍。甚至于,我恨不得跑去解剖室亲眼看看尸体有什么异样,因为我实在得不到任何线索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的?”我歪着头,一阵风恰好从他的头顶挥过,将他的刘海掀起。见他皮肤细腻,脸上没有抹任何粉都是白白嫩嫩的,双眼有光泽,我不由得一阵羡慕。

    似是察觉到我短暂地望着他,他腼腆地笑了笑,接上了前面的话:“网上的人说,沙林公安局的人办事效率真是越来越低了,连个金川都抓不到,真不知道国家养这这群人有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放屁!”我怒吼一声,那些网上的喷子就知道打字吐槽,他们那么厉害,让他们去抓人啊。真的是,警察怎么了,警察不也是人吗?

    反倒是那些杀人的刽子手,活的像个恶魔似的,制造各种各样的案子,动辄取他人性命。有时候我真感到奇(www.yhwx.net)怪,他们为何连一点做人的人之常情都没有。

    男人被我忽如其来提高的音量吓了一跳,笑眯眯地望着我,忽而朝我问道:“你应该,也是沙林高中的学生吧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你应该也是十班的。”

    我愣了愣,见他似乎对沙林高中很感兴趣,朝他问道:“你为什么对沙林高中的这几起案子这么关注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曾经也是沙林高中的学生啊。”说完这句话,他忽然望着前方的游乐园,静静盯着不远处的那对小孩子发呆。

    原来他和我是同一所高中出来的啊,难怪他会问我有没有见过他,也难怪我觉得他眼熟。看他的样子,只比我大一两岁而已,也许我们在学校,曾经擦肩而过吧。

    这时,他忽然朝我说了句:“在学校呆了这么久,你有没有听过一个关于沙林高中的传说?”

    传说,听到这里我感到有些好笑,顺带摇了摇头。传说什么的,不都是骗人的吗?那些神(www.shubao2.cc)神(www.shubao2.cc)鬼鬼的东西,不过都是骗小孩子的把戏而已。

    也是,小孩子单纯,所以容易被骗。所以这世界真正的单纯,其实还是看清了事实,也读懂了人心,却还能保持一颗善良的心吧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,沙林高中在很多年前,其实是一片墓地。传闻有路人路过这片墓地的时候,忽然瞧见一个赤身.裸体、浑身通红的人在墓地上奔跑,那人的皮肤似乎全部溃烂了,只剩肉和骨头露在外面。”

    我无奈地摇了摇头:“这种故事,一般都是编出来吓唬人的。”

    听他说到这里,其实我想起的是一个月前,我与其他七个人在兽形咖啡馆的那一段时光。那个时候,大家也是在讲恐怖故事,都是笑嘻嘻的,可是就这么一个月过去,我们八个人,转瞬就只剩下六个了。

    让我恐慌的是,这剩下的六个人,是不是还有人要离我而去?我究竟能不能阻止悲剧的发生,薄砺辰说的“维兹”,指的又是谁?

    “别急啊,我还没说完。看到那个血人之后,这个路人本打算逃跑,谁知道那个血人竟然发现了他,并且追了上来。路人拼命地往前跑,忽然间前面忽然多了一道红色的光影。他抬头一看,那个血人竟然直接闪现到了他的面前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咽了口口水,也跟着紧张起来。照理来说,血人发现这个路人,那这个路人也活不了了,但这个故事还能被其他人知道,不就证明了路人没死吗?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然后,这个血人忽然张开血盆大口,路人以为自己要被吃了,谁知道血人竟然开口说了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说了......什么?”不得不说,这个男人可真会吊人胃口,总是要在关键的时候停下来。

    见我有些着急,男人笑了笑,接着说道:“血人说,请在数年之后找到她,她是唯一能阻止悲剧继续发生的天选之子。”

    天选之子?我瞥了一眼眼前的男人,有些无语地说道:“我看,那个路人就是你吧。”

    谁知道,男人竟然有些诧异:“我去,你怎么知道?难道,你就是......”

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,真搞不懂他到底要表达什么:“你不要告诉我,那个天选之子就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你!天哪,我找了这么久,终于让我找到了!”

    我去,我没好气地望着他,他难道是从古代穿越过来的,还是从玄幻小说里穿越过来的。搞得什么天选之子,我现在可连真命天子都没遇到。

    男人忽略掉我面部的表情变化,只是接着说道:“五年前,我做了一个梦,梦到一个血人追着我,要我去找他口中的天选之子。他说了一句话,虽然是在梦里,但我印象十分深刻。”

    我已经不想问他是“什么话”了,只是静静等着他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他说,数年后,恶魔归来,唯一与之抗衡者,天选之子也。”

    “我呸!我才不是什么天选之子,我看你就是梦做多了,我根本就不是当什么天选之子的材料!”

    说实话,我真佩服他能将自己编的故事说的这么真,还差点把我给绕进去了。我与他根本没有打过交道,他现在叫我去和什么恶魔抗衡,我怕是吃多了才会信他这番鬼话。

    “你,能不能让我看个东西?”他见我抗拒的表情如此强烈,不由得退一步,小心翼翼地说道。

    我被他忽如其来的请求弄得有些警惕: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恶魔之瞳,是不是在你那里?”他盯着我的脖子看了一圈,没看到我戴着什么,便直接问出了口。

    我愣了愣,恶魔之瞳,那不是我前几天在病床旁边的桌子上发现的吗?这个男人竟然也知道?没错,恶魔之瞳现在是在我这里,可这根本不是一码事啊。

    “是在我这里,可是.......”

    “是你没跑了!”他忽然兴奋起来,指着我笑着说道。“太好了,我找了五年,现在终于让我找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,瞥了他一眼,接着说道:“你把话说完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是不是要去调查陈漫的死因?”他歪着头朝我问道。虽然他的话是疑问句,但却是肯定的语气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:“没错,害死陈漫的人可能和金川认识。金川现在在日苯潜逃,只有找到他,才能将陈漫的真正死因调查出来。”

    男人打了个响指:“我和你想的一样。外界都以为她是自杀,但我觉得没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,我忽然觉得他是不是知道的有些多了?毕竟作为一个外人,他根本就没必要对一个高中毕业的学生跳楼的事情这么在意,更别说会去猜测是自杀还是他杀了。他能这么想,证明他的确是一直在关注着这起案子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知道我是谁?”我侧过脸,盯着他的眼睛,带着询问的语气朝他说道。

    就在他刚刚说道五年前的时候,我就开始怀疑了。第一,他说自己是沙林高中毕业的,如果说他五年前就在沙林高中的话,那么五年前的我根本不可能见过他。

    第二,我觉得他眼熟,他也带着一些像和熟人一样说话的语气和我进行沟通,只能说,他对我,存在一定的了解。

    第三,他和我说了这么久,也没有要介绍自己的意思,还给我编了故事故意打乱我的思维,一切都太刻意了。

    “对,夏语冰,你,不记得我是谁了吗?”

章节目录

梦洄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雨露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贝若夕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贝若夕并收藏梦洄源最新章节